加入本站qq群:759079252观看火爆小说或电影
星际小说网-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 > 都市 > 临界血线 > 临界血线 第332章 支援到来!

临界血线 第332章 支援到来!

换源阅读: 新笔趣阁| 三七中文|
  洛曦没有理会周围的那些人,反而是偏头看着楚凌说道:“我记得你很早之前问过我的异能是什么,这就是我的异能。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也是我第一次全力施展,第一次展现在所有人面前,算是我的一个小秘密。”

  楚凌闻言一愣,有些诧异地说道:“第一次施展?”

  “对啊,因为原本凭我的力量也只能勉强使用六条尾巴的力量,但是上次在遗迹你给我注射了一滴玄煞魔血后,我就发现自己已经可能轻松用出六尾,就算离解锁九尾也十分接近了。”首发33

  洛曦笑了笑,让百花都为之失色道:“所以今天又找你要了一滴,总算是完全掌握了我的幻兽系异能。我看到了你遮挡的东西,你也看到了我的小秘密,算扯平了吧?”

  楚凌先是愣了愣神,这才轻笑了一声说道:“什么扯不扯平?这感觉上不就是你找了个理由找我要血解锁了异能吗?我花这么大代价,就为了看一眼你异能的完全体?”

  洛曦媚眼一弯,两腮微红,无比诱人地勾起了嘴角,语气诱惑地说道:“难道不值得?”

  “值得。”楚凌直接痴了,他可以很明显感觉到自己已经有了反应,记得第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还是初遇洛曦不久的事情,那时候洛曦的一颦一笑、随意地一个姿势,甚至于只是听到她的声音,都让当时身为处男的楚凌欲罢不能,久久难忘。

  之后随着接触多了,经历多了,楚凌也褪去了一开始的稚嫩,不会再有那种尴尬的表现。

  然而此时异能全开的洛曦竟然只是笑一笑,说了句话,就让他再次燃起了身为男性的本能反应,可想而知现在的洛曦是何等的妩媚撩人,似乎她这种异能就附带有一种被动光环,让人忍不住被她吸引,为她献出一切。

  想到这里,楚凌突然一个激灵,总算是回过神来,顿时满头冷汗。他因为和洛曦很熟悉,彼此之间还是搭档,再加上洛曦主要针对的对象不是他,而是混沌那些人,所以即使楚凌对她有好感,也依旧被迷得不深,及时清醒了过来。

  他急忙偏过头去看着混沌的众人不再看身旁的洛曦,但不知是不是异能的效果,他发现洛曦连体香居然都变得浓郁了许多,而且似乎能够传得很远。

  楚凌闻着,发现心中的悸动越来越强,这体香似乎还有了类似于催情的效果。

  “怎么打?我们似乎没有突围的希望了,拼命?”楚凌看着周围许多混沌成员看着洛曦,眼中充斥着迷恋、贪婪、等等复杂又黑暗的情绪。

  “不,我们还有机会。”洛曦自信地笑了笑说,“一开始我本来是打算拼命的,所以才找你要血,想在最后时刻用完全体的异能来战斗。不过,当我真的激活完全体后,我才发现它的力量比我想象中还要厉害得多。”

  “我该怎么做?”楚凌直接问出了这个最直接的问题。

  洛曦看着那些人眼睛一厉,嘴里对楚凌说道:“你自己找机会打人就可以了!”

  说着,一股浓厚的粉雾从她的身体中暴涌而出,只眨眼间就将楚凌和混沌所有人都笼罩其中。

  一时间,楚凌仿佛看到洛曦穿着性感的朝着他缓缓走来,每一步都能勾起他心底深处的那一抹玉望,他

  急忙闭上眼睛说道:“喂喂,你别把我也算在攻击对象中好吗?”

  “呵呵呵。”

  周围顿时传来了洛曦若有若无的轻笑声,也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楚凌感觉到一根纤细地手指似乎从自己的脸上划过,然后再没了声息。

  他等了一会儿,感觉外面没什么反应,这才睁开了眼睛。

  如眼是一片粉意朦胧的雾气世界,楚凌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洛曦的这种粉雾,他发现这其实并不是雾气,而是一种极其细小的粉色颗粒,它比细沙还要细小,如若不是搓在手中还有轻微的摩擦感,他也看不出这粉雾竟然是小颗粒。

  “你这样我根本看不到人啊。”楚凌开口说道。

  这一次粉雾中却没有人回答他,不过没过多久,他耳朵就隐约听见了粉雾之中传来的打斗声。楚凌顿时恍然大悟,洛曦是知道自己能够增强听力的,毕竟自己第一次报道的时候,登记的就是听力异能。

  因此洛曦才选择用这种方式遮蔽掉所有人的视觉,不过楚凌虽然看不见,但他还可以听啊!

  于是楚凌急忙强化听力,一下子就锁定了周围的四个目标,朝着其中一个就冲了过去,周围的粉雾似乎有意的为他让出了一条道路,让楚凌一路畅行到目标身边。

  只见那名混沌成员竟然对着空气不断地招呼着,各种招式和能力尽出,一看就是深陷幻境不能自拔。

  楚凌也不含糊,抱起箱子使劲甩在了他的脑袋上,就将这人击倒在地,然后转身就朝着另一个目标冲了过去,现在时间就是生命,一定要尽可能多的干掉对手,谁也不知道洛曦的这个粉雾大阵是否会被破除。

  就这样,在楚凌十分迅速地解决了四人之后,不管他再如何增强听力,都锁定不到其他的声音了,粉雾之中安静得可怕。

  就在这时,只听一男子大吼一声:“一归元!”

  顿时楚凌就感觉到周围的粉雾突然传来一股巨力将他给推了出去,楚凌急忙一个翻身落在了外面的草丛上,就见到粉雾中一道巨大的龙卷将中心撑出了一圈真空地带。

  随即没一会儿,洛曦就手捂着右胸从粉雾中飞退而出,同时那一团粉雾大阵瞬间自燃,发出一声巨大的爆响,整个粉雾笼罩的区域全都化作了一片蓝色的火海。

  然而只见火海中央,一股劲风直刺而出,将整个火海直接洞穿!

  楚凌抬眼一看就见到那手拿方天画戟的武修者,长戟平举在胸前,看来刚才那一刺就是出自此人之手。

  洛曦见状眼神一凝,粉色的雾气在头顶凝出了一柄粉色长剑向着那名武修者劈了过去。

  “来得好!”那武修者浑然不惧,手握着长戟迎身而上,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全身奔涌而出。只见他一戟横扫,就轻松将洛曦的粉色长剑给一刀斩断。

  洛曦嘴角渗出一丝鲜血,楚凌这才注意到她的右胸竟然有着一个恐怖的血洞。

  “没想到你竟然是三境武者,藏得可真深啊。”洛曦吃痛微微皱着眉头,嘴里喘息着说道。

  “洛曦,你怎么样?”楚凌走上前来,看着对面的那名武修者,对身旁的人关心道。

  他从刚

  才注意到那名武修者身上的无形力量时,就知道事情又再次急转直下,这种力量要是以前的楚凌或许注意不到,但是现在有过多次亲身体验的楚凌很清楚,这就是先天元被使用时所产生的元波动。

  掌握先天元,那是三境武者的标志。

  在异能界,无论是武修者中的三境武者还是异能者中的探索者,都是站在顶层的战斗力。三境武者和探索者的数量是极其稀少的,大部分的异能者和武修者全都是在操纵者和支配者的层次或者一二境武者的行列,真正能向上突破的少之又少。

  楚凌从进入异能界到现在,抛开洪荒中的几位探索者之外,几乎就没有遇见过几个探索者层次的异能者,或许烟花巷主算一个,画姬也算一个。

  至于三境的武者,除了在武宗遇到的那几位之外,楚凌更是一个都没有遇到过!

  以往和他交手的对手,无论是赢勾、邱炼还是影杀,都仅仅算是操纵者巅峰或者支配者初阶的水准,或许魔枪要稍微强一点,但也绝没有突破支配者的层次。电脑端:

  【】而那些让楚凌真正感受到恐怖压力的对手,无一例外全都是第三阶层的高手。

  一个第三阶层的异能者和武修者,足以改变太多的东西。

  洛曦即使是施展出九尾妖狐的完全体也依旧没能脱离支配者的层次,本来两人同时对付这么多人就已经是十分困难了,此时再加上一名三境武者,可以说是直接陷入了绝境。

  楚凌现在无比痛恨自己,明明已经激活了先天元之一的神,但是到现在都没能掌握使用它的方法,导致遇到这种情况仍旧只能看着,这感觉实在是太操蛋了!

  此时洛曦苦笑一声说:“楚凌,我高估自己了,恐怕我们俩只有拼命了。”

  “拼就拼呗,反正我感觉每场战斗都是在拼命。”楚凌倒是无所谓地说道。

  正在这时,只见那名武修者微微一招手说:“杀了他们。”

  身后的混沌成员闻言就向着楚凌两人冲了过来,而那名武修者趁此机会,不着痕迹的抹去了自己嘴角的血迹。

  他其实身上有着很重的内伤,只不过一直用体内的先天元压制着伤势,所以在之前的交手中他才没有在一开始就使用这力量,否则的话又怎么会有后面的这些事情?

  而现在他被迫动用先天元,内伤再次反噬,表面上看着没有什么,其实身体已是强弩之末。

  就在楚凌两人全身伤痕累累地苦苦交战之时,突然,一道冰冷的寒气从侧面直射而来,当来到战场时,顿时化作一道锐利的坚冰直接插进了围攻两人的人群之中,瞬间冻住、切伤了对方数人,让得混沌剩下的人大惊失色,手急忙后退。首发33

  只听一道冰冷霸道的声音传来:“我洪荒的人,什么时候连你们这些喽也敢来乱动了?”

  洛曦闻言,脸色顿时惊喜的看了过去,大声地叫道:“姐姐!”

  只见远处,洛薰全身寒气萦绕,缓步走来。她每走一步,脚下数米范围都会凝结出一层薄冰,她的脸上依旧冰冷,但从双眼之中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她心底的愤怒。

  楚凌见状总算了松了口气,援兵,终于来了。努力更新中----请稍后刷新访问

  此章节正在努力更新g,请稍后刷新访问

  手机访问的帅哥美女,先注册个会员好吗!!!

  注册本站会员,使用书架书签功能,更方便阅读

  如果此章是作者求票之类废话的,请跳过继续看下一章

  请先收藏此页,方便等下阅读,不然等下找不到此章节咯

  推荐大神作者:月关新书:南宋异闻录

  南宋异闻录

  内容简介:

  一个小小家丁,却牵扯着一个千古之秘。一桩离奇命案,把一个恋爱脑的多情大小姐和一个清冷傲娇的小俏婢送到了他的面前。她们,真的只是无辜涉入的人?西湖断桥,诡谲重重。情缘牵一线。真相,只在咫尺之间。

  南宋异闻录转送地址:333133317317553

  内容试读

  第001章衣锦还乡

  南朝,齐国,钱塘,西泠桥畔。

  月轮高挂中天,夜雾袅袅于途。

  一辆油壁车由远而近,轻驰在江南乡间的小路上。车前挑着一对灯笼,随着辘辘的车轮颠簸着车子,灯上一个精致娟秀的“苏”字也是摇曳不定。

  车上披着轻纱的帷幔,车前有一车夫持缰而坐。月光如水,照得大地并不黑暗,更重要的是,这路他早走熟了的,闭着眼也能如履平地,所以夜晚丝毫没有影响车行的速度。

  帷幔随风起伏,时而便露出车中三道倩影。居中是一个绯衣少女,云寰雾鬓,步摇轻颤,自后望去,只见纤秀颈项,宛如优雅的天鹅。

  左边少女着白,右边少女着青,看服饰与发型,仍作待字闺中的少女打扮,显然是这中间绯衣美人儿的丫环。不过,看这三人同座,月下夜行,清脆的笑声撒了一路,显然是情同姐妹。

  这居中的绯衣少女乃钱塘第一名伎苏窈窈,左右的青白衣裳少女则是她情同姊妹的一双丫环:白素与青婷。三女夜行,乃是去赴官宦之家的阮公子之约,今夜阮公子设了盛宴,遍邀本地才子佳人,诗书风流,一时无双。

  (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突然,原本如霜的夜色瞬然一变,由清冷的浅白色突然变成了金光万道,仿佛一颗被封印万年的太阳突然挣脱了束缚,一下子跃到了空中。

  驾车的车夫老黄双目顿时不能视物,慌得他急忙一勒缰绳,两匹骏马被他猛地一勒,人立而起,四只碗口大的蹄子“啪”地一下重重砸在地上,猛地止住了车子。

  “哎哟!”车中三名少女措手不及,险些因为这骤停的车子一下子摔出去,亏得三人挤坐着,三个少女虽然娇躯轻盈,可一辆油壁车能有多宽,因此才没有滚将出去,跌一个钗横鬓乱倒也罢了,万一来个以面呛地,那可毁了一副我见犹怜的绝好容颜。

  “老黄,怎么回事?”

  苏窈窈有些愠怒,以手遮面,挡了一下那强光,旋即一掀帷幔,折腰而出,站到了车上。白素和青婷两个丫头也跟了出去,三人立在车头,举目向天上望去,一见天上奇景,顿时目瞪口呆。

  只见一个巨大的金色的如天王所持金轮状的东西正在空中盘旋,那灿若太阳的光芒正是由它放射出来的。

  它在空中摇摇晃晃,似乎已无力支撑,突然间,这金轮状的东西爆炸开来,巨大的冲击波仿佛一圈圈涟漪,迅速向四下荡漾开来,车夫老黄惊叫一声,一个懒驴打滚翻下车去,一头钻进了车底。

  而苏窈窈、白素和青婷三女却是避之不及,被那金光透体而过,三个美丽的少女摇晃了一下身子,就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金光消失了,空中的金轮也消失了,远近有几处火起,有硝烟升起,夜色重归清冷,静静地照在三具窈窕动人的胴体上。

  夜露晶莹,幽兰露,如啼眼。草如茵,松如盖,小径寂寂

  油壁车停在那儿,两匹马儿茫然地打着鼻息,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时光荏苒,五百年后……

  月上柳梢,华灯初上,正是秦淮热闹时候。桃叶渡旁,一个少年摇着小扇,施施然地走了过来。路上很多行人见了他都要热情地打一声招呼:“瀚哥儿”,那少年也是笑吟吟地还礼不迭,十分的客气。

  这位瀚哥儿一袭圆领袍衫,革带束腰,头戴一副无脚幞头,鬓边还插了一朵美丽的蔷薇花,衬得那俊美的容颜,未免显得有些妖孽。不过,没办法,这就是大宋的习俗,上到皇帝下到百姓,只要是个男人就喜欢簪花。

  眼前这位簪花少年身材颀长、眉眼清秀,唇角儿不笑时也带着三分笑,微微地向上翘着,十分讨人喜欢。一双黑而亮的上挑眉,衬得他的眼神特别的精神灵动,顾盼之间仿佛会说话儿似的,比起那些满身油腻硬要簪花的男人可不同,大姑娘小媳妇儿的瞧见了他,总忍不住要多看几眼。

  此人名叫杨瀚,三天前还是咱大宋建康府南京街道司的人。街道司是主管城市街道的,其职能、地位大抵与后世的城管相仿,只过宋代的城管职能相当的多,几乎是集片警、环卫、税务、消防、物价检查、工商执法、绿化清洁、处理违章占道等事务与一身。

  能干这一行的,要么是牛二那般的泼皮无赖,镇得住人,要么就得八面玲珑,见风使舵,机警伶俐,可真要他跟人硬刚的时候,也使得一手好拳棒,不仅能屈能伸,也得能软能硬。

  杨瀚就属于后者,能说会道,机警伶俐,还有一身的好功夫。虽说是社会底层的一个小民,可这两宋三百年江山,是列朝列代中平民百姓生活最优渥、最富裕的朝代。

  如果你没有建功封侯、征伐天下的雄心,就想当一个平头百姓,又或者只有能力做一个平头百姓,那么你生在宋朝,便是修了几世的功德了,其他朝代,平民百姓的生活可是远远不及。

  所以,杨瀚这个大宋建康城的小城管儿,活得倒也是有滋有味儿的。可惜,三天前,他却丢了这个肥差。

  倒不是杨瀚秉公执法,得罪了什么大人物,也不是碰上了有什么背景的泼皮无赖,挤兑的他干不下去,是因为街道司的主司黎老爷看上他了,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主司,那就相当于“城管大队长”了,人家是衙门里的人,而像杨瀚这种,都是由主司负责招聘的,所以准确地来说,杨瀚端的就是人家主司老爷的饭碗。能成为主司老爷的乘龙快婿,那是祖坟冒了青烟才对。

  可是,杨瀚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跟建康城的城狐社鼠们十分熟稔,耳目非常灵通,对于这位主司老爷的宝贝女儿,他了解的比主司老爷自己还清楚,怎么肯答应。

  黎老爷这个女儿叫黎秀,生得倒也标致,可就是闱中不甚检点。杨瀚听到的消息中,这位黎姑娘有过几个相好儿的,还曾为最近一个相好儿的叫沐丝的秀才堕过胎,两个人到现在仍是勾勾搭搭、不清不楚。

  常言道,宁可娶妓从良,不娶红杏出墙,杨瀚也是个志气男儿,才不给那姓沐的当刷锅的,背后遭人指点,惹人耻笑。因此上,杨瀚是使尽浑身解数,不惜自污,死活不肯就范。

  可这黎老爷也不知道是哪根筋儿不对了,居然不懂得强扭的瓜儿不甜的道理,居然用辞了他的差使相威胁。杨瀚自然是不肯屈从的,于是他就失业了。这两天街上的人提起消失了的杨瀚,许多人不免就长吁短叹,替他惋惜一番,却不想今儿个傍晚居然露面了。

  桃叶渡旁有一家食馆,杨瀚走进去,捡了张桌子坐了,扬声道:“掌柜的,鸭血粉丝汤一碗,蟹黄包子一屉,再打一角酒!”

  系着围裙的杜小娘一见是杨瀚,心下欢喜,姐儿爱俏,谁不爱看俊俏后生?她和爹爹打理这店,每次杨瀚来了,那鸭血粉丝汤都是材料十足,还舍得给他放勺胡椒。她马上脆生生地答应一声,便忙活起来。

  杨瀚扭头一瞧,看见挑担子经过的老范,忙又喊一声:“嗨!老范,进来进来,给我切半两羊肉、一副猪胰子。”

  这老范是个挑担卖熟食的,杨瀚也熟悉,一听他叫,忙挑着胆子进了店来,放扁担一放,案板往杨瀚桌上一放,拈了块羊肉就切起来,一边切一边笑道:“瀚哥儿这是另谋高就了,如今在何处发财啊?”

  杨瀚等地就是他这句话,他傲然向四下瞟了一眼,见众人都竖起了耳朵,这才矜持地一笑:“谈不上,谈不上,就是承蒙咱建康府通判李老爷赏识,现今在李府做了个小管事。”

  老范吃了一惊,惊叹道:“哎哟!可了不得!宰相门前七品官呢。瀚哥儿你这到了通判李老爷府上做管事,怕不比黎主司身份低吧?”

  杨瀚淡淡一笑,不好吹捧自己,不过也不否认,显然是默认了他的话。本来么,要不他今儿个为什么簪花打扮,腰间还系了个香囊,风流倜傥地出现在他以前负责的地段儿上啊?

  衣锦还乡嘛!

  南宋异闻录转送地址:333133317317553

  临界血线

  临界血线